导航菜单

一辈子住在精神病院的艺术家,她说如果没有艺术,早就选择了自杀

?《外滩画报》曾经这样定义她:“圆点皇后、日本艺术皇后、话题皇后、精神病患者、奇怪的婆婆等标签不足以涵盖草间弥生复杂多变的生活。”

这位和荒木经惟一起被批评为日本人品味差的代表,已经80多岁了,用半个世纪的艺术创作不断证明自己。他与安迪沃霍尔和小野洋子等先锋派艺术家一起见证了当代艺术史。

自1977年以来,她一直在日本精神病院住院,并一直在自我修复。在医院附近,草间弥生开设了一个专门存放安装工程的车间。她很少出门,在医院和车间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她与世隔绝了37年。曹健的作品来源于她的幻觉,但在平时,她是这样创作的:

在她的生活中,她用绘画、软雕塑、动作艺术和装置艺术来展现她所看到的圆点世界,尽管她一生都在与幻觉作斗争。

草间弥生|不笑的有趣的孩子

对她来说,圆点象征着地球、月亮和人类。草间弥生将这种错觉融入到他的艺术作品中,添加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圆点图案。后来,她承认这个形象帮助她消除了自我意识,并把自己与无尽的宇宙联系起来。

从10岁起就看到了一个充满点的世界,因为她被诊断为神经视听障碍,并且遭受了这种障碍。这位母亲经营家族生意很好,但她对女儿的精神疾病一无所知。在她看来,草间弥生所谓的幻觉是无稽之谈,绘画不是有钱女孩应该做的事情。她希望她的孩子们成为“艺术收藏家”。

1948年,19岁的草间弥生独自离开家,来到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在传统的日本指导体系下学习日本艺术。但是刻板而枯燥的“完美”艺术教育让她不知所措。结果,她经常逃课,自己做画。从那时起,这个标志性的南瓜开始在她的脑海中萌芽。

1957年,草间弥生获得了去美国的签证。离开前,她的母亲给了草间弥生100万日元,并告诉她永远不要进屋。当她离开的时候,她毁坏了她家外面河岸上成千上万的作品来表达她对母亲的愤怒。

坚定一致的眼睛,标志性的蘑菇头。《草生、たたかう》,记录了她在纽约的早期生活。

▲草间弥生工作室(1960)

为了克服疾病造成的噩梦般的幻觉,草间弥生将这些视觉感受记录在画布上。当她的精神濒临崩溃时,她开始画一些斑点。甚至后来它发展成日常生活,充满了象征性的点。

▲草间弥生工作室(1961)

草间弥生开始将波点扩展到面包、日用品或怪诞物品,后来扩展到表演艺术中的裸体。你不仅要裸体画画,而且你画的人也在快乐地跳舞。

1962圆点被具体化为1500多个反射金属球。在名为《那克索斯的花园》(水仙花园)的装置艺术中,一棵树和路边的场景在球体上扭曲变形,反射出闪亮的光泽。

▲ 《那克索斯的花园》(水仙花园)

2008年,草间弥生的作品《No.2》以天价美元售出。结果,草间弥生成为女性艺术家的世界纪录保持者。

▲ 《No.2》

草间弥生|爱与悲伤

?约瑟夫康奈尔,美国第一位伟大的超现实主义者。但在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被母亲牢牢控制着,而曹健是他最后的爱人。然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观念让这十年的爱情充满了爱与恨、金钱和名誉。

▲草间弥生和约瑟夫

在这段关系中,约瑟夫的母亲扮演了一个非常畸形的角色。有一次,约瑟夫和他的母亲在他们的草坪上亲吻。当约瑟夫的母亲看到他时,她愤怒的母亲拿起一桶水浇在他们的头上,威胁约瑟夫:“不要碰女人。我已经告诉过你很多次了,女人是肮脏的,是梅毒和淋病的巢穴。结果,你把那个女人带回来吻了你!”为此,约瑟夫把草放在一边,先向母亲道歉。

有人推测草间弥生在他的爱人死后把自己放在精神病院作为一种自我惩罚。她后悔自己为了成名而做出的疯狂举动,应该为自己的作品投入更多的精力。

▲草间弥生和约瑟夫

每天早上,在助手的帮助下,80岁的草间弥生慢慢走出新宿精神病院。自从1973年从纽约回到东京,她已经过了30多年的这种生活。

白天,她去附近的工作室“工作”,晚上回到疗养院。她很少出门,很少会见客人,不去百货公司,不使用电脑和手机,并且与世隔绝。虽然人们喜欢她的作品,但很少有人认为她过着幸福的生活,充满了无助和痛苦,但她仍然以自己的方式生活,这是一个勇敢的选择,也是一个忠于内心的选择。

当谈到当时的那些人时,她说:“我认为没有人比我更有才华。我总是把我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艺术上,我把我所有的原创想法和想法都用在了代表草间弥生的作品上。”

草间弥生|语录

我,曹鉴,是现代仙境中的爱丽丝

▲我热爱艺术。除了艺术,什么都不重要。

▲我母亲反对我成为艺术家。她只是想让我嫁给一个有钱人。

▲一个人可以通过毁灭自己回到无限的宇宙。

圆点不能独立存在。当我们用圆点代替自然和我们的身体时,我们就成为了环境的一部分。“

▲我不会用艺术毁灭自己。

▲忘掉你自己。成为永恒的一部分,成为环境的一部分。”

▲我的作品来自只有我能看见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