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去江口品尝“时光的味道”

杨金珍拿起豆腐干,放入盆子里。

同仁新闻网新闻(特约记者戴克勤/照片)“山有山,水有水。”东方、西方、北方和南方的人都有自己美味的食物。铜仁江口依赖水和靠山。对江口人来说,吃饭不像一天三餐那么简单。甚至像豆腐干这样的风味小吃也可以流传一百年并成为新的。

如今,许多当地人仍然以豆腐为生,许多不起眼的手工作坊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今年,49岁的吴志雄和他的妻子杨金珍继承了父亲的生意,经营了一家豆腐厂。他们日复一日地做江口豆腐干。经过26年的工作,这对夫妇对豆腐干的感觉非同寻常。

“金龙俞晔”成就美味

吴家豆腐广场位于江口县胜利街,龙井亭旁。县城有10多个豆腐作坊,所以胜利街被称为“豆腐街”。许多车间都聚集在这里。传说龙井亭里流淌着“龙井玉液”。

杨金珍回忆道:“龙井亭的井水常年清澈。这是江口的福泉。老一辈人说只有龙井亭里的水才能做好豆腐干。”沸水在制作豆腐干的每一个过程中都是不可或缺的。江口人坚信龙井亭里的水可以滋养人,做最美味的豆腐干。

9月底,吴志雄刚买了一批优质大豆,这是制作豆腐干的唯一原料。大豆被磨成豆浆,豆浆被浓缩成豆腐,豆腐片被切成片,最后被干燥成豆腐干。

在南方,人们通常称豆腐干为“快门”和“千张”。吴志雄说,他一生的工作实际上是“把大豆变成黄叶”。每天早上5点,他起床开始磨豆、过滤和煮豆浆。到7点钟,这家人早餐就能喝上一碗热豆浆。

江口豆腐干也很独特,因为它是用自制酸汤而不是石膏和盐水来点的。在制作豆腐干的每一个步骤中,珍品都是毫无浪费地生产出来的。豆腐凝固过程中剩下的水被舀出来,放置几天,然后再变成酸汤。

吴志雄的车间一直保持着最传统的生产方法,已有100年的历史。在生产过程中,除了精盐和几种香料外,不添加任何东西。如此制作的豆腐干既简单又纯净,引人入胜。吴志雄说:“我们做的豆腐干又长又耐嚼。从江口上车,从江口带两袋豆腐干。你可以一路嚼到贵阳!”

提高传递原味的技能

杨金珍,出生在农村,从小就经常帮助母亲在市场摆摊卖自己做的豆腐干和米豆腐。她总是记得:“那时,没有口袋。豆腐豆腐用芦苇叶捆着。每一片的中间都切了一个小洞,棕色的叶子被串成绳子。”1989年,杨金珍与吴志雄结婚后,她逐渐开始接触豆腐干的生产,并与丈夫接管了手工艺品作坊。对这对年轻夫妇来说,一小块豆腐干看起来很简单,但它的制作却充满了艰辛。

许多工序都不容易完成,尤其是压榨豆腐时,需要很大的体力。杨金珍回忆道:“当时,豆腐是用房子里的大石头压出来的。石头一个接一个地被抬到豆腐盒上。豆腐压好后,石头被一个接一个地移动。我和池雄不得不一天搬两次石头。现在,我经常梦见我弯腰搬动石头。”她回忆起开始时的艰苦工作,反复说,“用千斤顶压豆腐比用大石头压要好,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和精力。”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工匠正在用他们的大脑不断改进他们的生产工具和方法。

十多年前,杨金珍每天都把豆腐切成碎片。他的手掌经常被锋利的菜刀割破。旧伤口不可避免地会愈合,新伤口会增加。现在,专业切片机已经取代了菜刀,成为每个车间必不可少的制造工具。

十月的胜利街,空气中不仅弥漫着桂花香味,还夹杂着淡淡的豆香味。下午,天气放晴时,杨金珍在街道的屋檐上挂了一大篮豆腐片晾干。

豆香味到处溢出,时间似乎过得很快。一瞬间,夫妻双方都将进入知晓命运的一年。在江口近50年的生活经历中,他们几乎每天都在处理豆子和豆腐干,与之相关的一切都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大半辈子都住在这里,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搬出这条街,我的家人会不愿意离开它。这里的旧街道和旧房子已经习惯了。过了很久,他们也认为这是一个好风景。”吴志雄说。

在最初的旧街道和小巷中,旧木屋是用绿色石板铺地板、用绿色瓷砖覆盖屋顶的房子。在街道的屋檐前,每个家庭都挂着大篮子。一篮子100片豆腐可以放在上面。一篮子大面积大孔的豆腐覆盖着黄色的豆腐片,就像一顶巨大的帽子,行人可以在它下面自由行走。

一英寸的阳光斑驳地穿过篮子,洒在青石板上,挂在精致而圆的网上,沿着街道中心,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你拉进这条老街上的作坊的沧桑,进入江口豆腐脑百年历史的演变和传承。

在许多江口人的心中,他们可能对一条满是豆腐干的街道有童年的记忆。烈日下依然凉爽的街道,记忆中弥漫着豆香味的街道,蓝天下戴着帽子的街道.豆腐干街道不仅成为江口无法复制的独特风景,也成为许多人怀念家乡和旧日的独特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