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生猪养殖业正在洗牌 规模化养殖能否打破“猪周期”?

生猪养殖业正在洗牌 规模化养殖能否打破“猪周期”?(网络地图)

我的山谷指南:在传统印象中,养猪真的很简单。你可以先买几条牛仔裤,然后租个地方铺水泥。然而,随着第三个养猪周期的结束,国家环保政策的颁布和大规模养殖的推广,养猪就不那么容易了。除了技术和财政限制,更重要的是环境保护要求。中国经济的特点一直是“猪肉价格的症结”。现在,养猪业的门槛也很高。是什么促使了它的转变,它会给养猪带来什么影响?

生猪养殖门槛越来越高行业洗牌处于关键阶段

这个双层猪圈可容纳1000头猪,并配有完整的污水处理系统。

大规模养殖投资

周清华,永福县的一名农民,于2014年开始养猪,因为他对猪肉的需求持乐观态度,尽管猪肉价格很低,他还是投资建造了10个猪舍。

“早期建造了十座猪舍,因为这是与公司合作的一种形式。该公司提供牛仔裤、饲料和技术指导,并负责喂养过程本身。每头猪大约要800元到1000元。”周清华说:“据估计,两层楼一个猪圈的投资约为140万英镑。”

毛远芬,也是2014年进入该行业的农民,也有很高的前期投资,因为这是一个自给自足的模式。她第一批购买了400头猪,用建工厂的费用,她投资了大约80万元。“今天的养猪不同于传统的养猪。没有几十万人进不去。”毛远芬说,“尽管第一批出口是亏损的,但由于当时的政府补贴,部分亏损得以弥补。”

大规模耕作的好处体现在永福。今年第一季度,永福生产了头生猪,比去年同期增长0.27%,成为该地区唯一一个正增长的县。这种稳定的数据是由于近年来永福标准化养猪场的增加。目前,全县有养猪场537个,猪群100多头,占全县生猪总数的87.8%永福县畜牧站副主任姜申红告诉记者,“由于存量的要求,前期的资金投入明显不同于传统养猪。”

根据桂林水产畜牧兽医局提供的数据,去年桂林统计中,大型养猪户提供的肉类食品比例达到55%。自2013年以来,这种反击每年增加2至3个百分点。

生猪养殖业有环保门槛。

如果大规模养殖只是对产业数量的要求,那么自2014年以来《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的实施和新环境保护法的颁布将直接为生猪养殖业设定更高的环境保护门槛。

《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规定,各地区政府应划定禁区和限制区,并建议新建、改建或扩建畜禽养殖场和养殖小区应符合畜牧业发展规划、畜禽养殖污染防治规划和环境影响评价。

周清华新建的猪舍完全符合环保要求。对这一块的投资大大提高了养猪业的门槛。“猪圈的投资在40万到50万元之间,外加雨污设备、垃圾处理等。每个猪圈还需要投资约5万元。”毛远芬还表示,为了达到环评,已经增加了大量投资。“有些设备会一点一点地放进去。规模越大,对环境保护的控制就越严格,投资就越多。”

如此规模的投资将很快成为行业准入的最基本门槛。

2016年4月,桂林市发布了《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决定在三年内将全市禁养殖区内的所有畜禽规模养殖场全部搬迁或依法关闭改造。与此同时,到2020年,大型农场将需要配备与产生的粪肥数量相匹配的处理设施和利用设施。

“根据规定,大型农场是

这个双层猪圈可容纳1000头猪,并配有完整的污水处理系统。

毛远芬进门后,现在非常擅长养猪。今年年初,她建了三座新猪舍。怀孕和待产母猪和小猪有自己的“房间”。这些房间配有滴管、空调甚至地板供暖设备。“猪舍全年温度控制在28-30摄氏度之间,更适合猪的生长。如果你不做秤,你甚至不能扔设备。”毛远芬说,随着科学养殖,每头猪的净利润都有了很大提高。“现在猪的价格很高,利润几乎可以达到1000元。此外,市场上每头猪的体重通常相对较高。一些散户投资者可能需要更多的7元来保住资本,而我需要更多的6元。”

桂林水产畜牧兽医局首席兽医蒋福新表示,在一系列结构调整下,该行业转型升级已经到了关键阶段。“逐步升级到规模实际上是一种发展趋势。由于环保要求,传统水产养殖无法低价进入。与此同时,规模化养殖场由于降低了养殖成本,抵御风险的压力更大。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推动下,想留在这个行业的人基本上面临转型。”

有望走出“猪循环”的恶性循环

猪肉作为中国人消费最多的肉类,其价格波动不仅从统计上影响cpi走势,还直接影响到市民的价格体验。然而,在过去的生猪市场中,三年周期的价格波动几乎已经成为一种规律,更形象地被称为“生猪周期”。现在,转型的水产养殖业可能打破“猪循环”的恶性循环。

“今年猪肉价格的上涨持续了异常长的时间,可能是因为多年来一直亏损的猪肉市场的散户投资者尚未进入该行业。”周清华说。过去,一年的收入、一年的股权和一年的薪酬几乎已经成为行业规则。然而,猪肉价格自去年3月以来一直在复苏,新年过后一直在上涨,但没有下跌。

“养猪周期有复杂的原因,盲目的市场投资可以被视为原因之一。过去,当农民看到价格上涨时,往往会盲目扩大生产能力,而当价格下跌时,他们会痛苦地退出市场。”姜福新说,“但是,随着近年来大规模农业的形成,年存量和产量得到了保证,而且由于资金、环境保护等障碍的限制,进入这个行业并不那么容易。这一次,该行业很可能会脱离猪的循环。”

以永福为例,自2014年以来加大了对大规模农户的政策支持。大多数农民通过改进耕作技术来获利,并摆脱了政府提供的“牛奶瓶”。

农民周清华投资40多万元购买猪粪处理设备,将其发酵成有机肥,变废为宝。“现在产品已经出来了。过去,猪粪是随意堆放的,环保意识不强。它会燃烧幼苗而不发酵,所以很难处理。”周清华说,通过引进设备,有机肥的销售将很快成为他的第二产业,同时有效地处理猪粪污染。

“虽然进入产业的成本增加了,但是通过生态养殖和科学技术,产出效益也在增加,农民也可以发展延伸产业,产业的发展趋势将越来越规范和健康。”姜申洪说道。

超好吃的“健脾”卷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