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专访商汤科技副总裁张少霆,浅谈医疗AI的“中场战事”

2016年底掀起的医学人工智能热潮似乎在今年早春进入了自己寒冷的秋天。

在此期间,100多家医学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逐渐分化成梯队,市场已经回归理性。

现在,每个人都把目光从对未来无尽的想象转向了现在正在进入“中间地带战争”的真实的医学人工智能产业。因此,有多少公司能坚持到比赛的下半部分还不知道。

这并不意味着医学人工智能战场已经是一个死水潭,不能充满新鲜血液。尚堂科技也一直低调打造自己在这一领域的布局,并准备做出巨大贡献。

尚堂智能健康团队成立于2018年,但作为计算机视觉领域的领导者,尚堂已经在智能城市、互联网娱乐、智能手机等场景中有了成熟的应用。在决定进入医疗领域后,汤迅速建立了自己的研发和产品能力。在上海举行的2018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发布了以临床为导向的传感医疗智能诊疗平台原型,并在医学影像顶级会议MICCAI的多次比赛中获得世界冠军。

至于医学人工智能的后起之秀,他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了什么样的发展过程,以及他计划如何在中场度过这场战斗,动脉网络采访了上塘科技副总裁兼上塘智能健康负责人张少婷。以下是采访的文字记录:

张少婷,上塘科技副总裁兼上塘智能健康主管:为什么上塘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医学领域?

张少婷:首先,医学领域是人工智能应用的重要领域。对汤来说,这是必须做的。事实上,在研究层面上,汤对医疗方向进行了早期探索。两三年前,相关的学术论文发表了,但在此之前,没有在产品和商业方面作出努力,也没有对外宣传。随着相关研发的积累,在找到合适的业务负责人后,后续的进展将随之而来。

动脉网络:从大学到企业,你能谈谈两者之间的不同吗?

张少婷:近年来,国内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公司从国外大学引进了许多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教授,带领团队回国。我也从一名大学教授变成了一家创业公司的业务经理,这家公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但实际上在北美大学工作与经营小型初创企业非常相似。在获得初步成果后,学校给予教授们招募士兵和从主要基金中“筹集资金”的“天使投资”。在此期间,他们还需要进行方向规划、人才招聘和绩效管理。最大的区别是,没有必要担心高校的收入,只需要不断发表高质量的文章和获得资金。

但是,在企业中是不同的。除了抛光产品和促进业务外,还应考虑如何产生自来水甚至利润,以及如何保持高质量自来水的增长,即所做的在短期、中期和长期具有商业价值。随着资本市场变得更加理性,企业不仅要向客户交付有价值的产品,还要向投资者和市场做出解释。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产品的落地不一定意味着它有它所需要的使用价值,占有率不一定意味着它有流动的水,流动的水不一定意味着它有回报或利润。因此,兼顾产品和商业并不容易。

动脉网络:你认为当前医学人工智能的商业模式怎么样?它已经到了流水的阶段了吗?

张少婷:与智能城市和其他企业相比,智能医疗服务确实有更高的准入门槛和许可要求,使得收入更难流动。但另一方面,收入并非不可能。事实上,更不用说全球定位系统(GE、飞利浦、西门子)医疗软件一直都有收入,甚至一些未上市的人工智能医疗公司也有造血能力。只要产品或算法做得好

原因在于汤对企业一直保持着严肃的态度。企业首先需要健康经营,在发展的同时考虑收入和利润,而不仅仅是烧钱。因此,我们还在继续探索能够产生长期收入并走出可持续发展道路的新商业模式。

动脉网络:什么样的产品不仅能满足痛点的即时需求,还能带来健康的收入?

张少婷:就医学成像而言,诊断环节的成像医生经常被用于西门子和其他制造商的信息系统和医学图像后处理工作站等产品。这些制造商已经积累了十多年的开发经验,他们的产品已经成熟。

在这一环节,我们可以继续为医生提供辅助诊断的功能,帮助医生提高诊断效率,但我们不能局限于此。例如,许多临床医生依赖个人经验,缺乏方便和智能的工具来支持他们的手术计划,而临床治疗计划直接影响患者的预后。我们希望人工智能能够帮助过去没有好工具支持的临床医生,从而提高整个医疗系统的资源质量。因此,我们一直将我们的产品定义为能够实现临床诊断、治疗和治愈的整个过程的工具。满足痛点即时需求的产品自然会有市场。

动脉网络:上塘如何定位人工智能产品?

张少婷:在去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尚棠发布了传感保健智能诊疗平台的原型。这是一款根据医生需求开发的平台级产品,能够满足高度并发的3D图像后处理的需求。超轻网络应用,支持随时登录各种移动设备;它还可以在平台上灵活地开发各种临床方向的垂直应用。

现在,汤已经从整形外科、呼吸科、心脏和其他垂直方向开发了算法和衍生工具。然而,这些产品和算法都来自需求,并应用于实际场景。今年,汤汤将于5月15日举行人工智能峰会,届时我们的最新产品开发也将公布。

动脉网络:上塘以扶持上下游合作伙伴为经营方向。它为什么采用这种策略?

张少婷:在我看来,医学人工智能行业最大的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应用场景的问题。没有一个非常合适的着陆场景,一个拥有最好技术的公司很难继续运营。

医疗行业很多,每个方向的场景都非常复杂,需要长期积累。结果自然是百花齐放,没有人能独善其身。虽然我们一直强调诊断、治疗和治愈的能力,但这意味着深化一个类别甚至一个具体问题,而不是在每个方向独立完成每个环节。

作为一家人工智能平台公司,上塘有着极高的技术壁垒,但在短时间内很难超越在某些领域已经培养多年的公司。一些优秀的公司在特定问题上已经研究了十多年,并且已经开发出成熟的产品。我们愿以开放的心态实现合作共赢。

动脉网络:那么汤汤如何选择合作伙伴和合作模式?

张少婷:汤汤在行业内资源丰富,在人工智能领域拥有良好的品牌和声誉。因此,我们联系了许多高质量的合作伙伴。在选择合作伙伴时,我们最看重的因素是业务根基的程度和产品质量。例如,上塘和深圳医药公司在放射治疗方面有着深入的合作。

伊诺公司开发和完善放射治疗信息系统十多年,获得多项CFDA认证,已登陆400多家医院,包括301家医院、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浙江省肿瘤医院等。基于这些系统,上汤智能医疗开发了一系列器官和目标描绘算法,以增强放射治疗医生和医学专家的能力。目标是通过提高有限放射治疗医生的能力,让更多的基层患者受益。如此强大的联盟和双赢的环境

我自己也是一名大学教师,所以更容易找到双赢的平衡点并进行深入合作。例如,我们将在今年医学影像学顶级学术会议医学影像学学术会议(MICCAI Conference)上举办一系列竞赛,将积累的数据资源和专家知识反馈到研究领域,促进整个领域的进步。这是我们与联合实验室的共同目标。

动脉网络:我们能展望智能医疗产业化的未来吗?

张少婷:回顾过去总是容易的,预测未来总是困难的。然而,如前所述,“智能医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与其回顾过去两三年的发展,不如回顾过去120至120年的起伏。

一些务实了十多年的公司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他们制造了高质量的产品,解决了急需的难题,并获得了CFDA认证,但这些都是阶段性的成功。商业化模式是什么?人工智能的议价能力如何反映?教育市场有必要吗?目前昂贵的估价最终能实现吗?这些才是真正的挑战。在这方面,我仍然保持谨慎和乐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应该务实地前进。

关于张少婷

上塘科技副总裁兼上塘研究所副所长。他曾在北美大学的计算机系任教。2016年,吴恩达和林元庆引入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IDL)作为首席研发架构师,负责智能医疗的方向。他于2018年加入上塘科技。学术期间,他的论文多次获得MICCAI青年科学家奖和提名,以及许多封面论文和高被引论文。例如,从2012年到2017年,杂志《Medical Image Analysis》在单次引用中排名第二(在非综合文献中排名第一),总引用次数接近5000次,并担任多家杂志的编辑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