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关注“东海无鱼”危局:学学国外的“罚”法

据宁波日报报道,“东海没有鱼”危机。长期非法捕鱼是一个主要原因。在立法和执法方面,“渔网太密”是因为“渔网太松”,而“鱼不自由”是因为“执法太自由”。要修复和振兴浙江渔场,不妨借鉴国外的“惩罚”方法。

更加注重“惩罚”,更加注重“法律”。与国外相比,中国法律对偷猎者和过度捕猎者的处罚太轻。马里兰州的法律规定,如果你用鱼钩钓到两条没有达到“法定尺寸”的小鱼,你可能会被罚款500美元。我国有些渔网的网目尺寸不到一厘米,大多数渔政部门只处理“收网”,违法成本极低。此外,与世界主要渔业国家相比,我国渔业专项立法严重不足,渔业执法依据不明,水平不明,协调不足。因此,在“收集渔网”的同时,应该及时“编织渔网”。

严厉的“惩罚”,甚至更重的“惩罚”。我国刑法明确规定了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但绝大多数非法捕捞者仅被判处行政处罚,很少被刑法起诉。一方面,操作起来很困难,因为法律不清楚什么是非法捕鱼的“严重情况”,而且有“网”,但没有“眼睛”。另一方面,它与渔业行政执法部门的“以罚代刑”有关。渔业行政执法部门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一些执法人员刚刚下令进食和罚款,导致渔业执法陷入“罚与放、捕与罚”的恶性循环。只有正确处理渔业执法中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关系,才能抓到更多的“大鱼”。

更加关注“金钱惩罚”,更加关注“行为惩罚”。“重罚”不仅仅是重罚,还要注意“行为惩罚”。例如,美国马里兰州不仅对非法渔民处以高额罚款,还将他们的非法记录记录在个人“信用系统”中,成为终身“污点”。俄罗斯刑法除了对非法渔民处以有期徒刑之外,还可以实施“资格处罚”,即剥夺罪犯的捕鱼资格。中国渔业执法部门应引入“行为惩罚”,增加暂停经营的命令,暂时或永久剥夺当事人从事渔业的权利。特别是对于那些多次违法,屡教不改的人,让他们分担“叹息海洋”的责任,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