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黄湘源:指望《证券法》修改一步到位还不现实

在证券市场整体定位没有真正调整融资与回报定位、市场监管没有完全理顺法治与法治关系、整体市场化改革推进不符合市场化国际标准的情况下,期待《证券法》修正案一步到位显然是不现实的。

《证券法》修正案有望很快通过第四次审判,但人们对投资者保护不能期望过高。

《证券法》被称为投资者保护法。当代各国都把强调保护投资者作为最核心的立法目的。这不仅是因为投资者是证券市场的资金提供者。没有投资者的关注和投资,证券市场将失去有效配置资源的功能。更重要的是,投资者与上市公司或发行人之间的客观信息不对称使得投资者容易受到欺诈性发行、市场操纵和内幕交易的影响。如果没有投资者的保护,一个只谈融资而不谈回报的证券市场是否还有价值也是一个大问题。

中国证券市场最初是为了帮助国有企业解决困难而建立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加入进来,但重融资轻回报的趋势并没有根本改变,投资者保护一直是一个薄弱环节。在很大程度上,这与《证券法》在投资者保护方面的失败分不开。

当前《证券法》的最大缺点是对违规者的惩罚太轻。无论是虚假上市还是信用证违规,最重的处罚不超过每单位60万元和每人30万元的上限。与数百万甚至数十亿非法行为的利润相比,这九根牛一头发的罚款与其说是对非法犯罪的严厉惩罚,不如说是挠痒痒。难怪多年来,尽管监管部门一直强调严格监管,但上市公司违规欺诈的数量并没有减少,而是一直像燃烧的野草一样“春风中又长高了”。虽然新修订的《证券法》将尚未发行但涉嫌以欺骗手段获得核准登记发行的证券的罚款提高到100万至1000万元,但对已发行证券的,将处以非法募集资金的2%至10%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也将处以50万至500万元的罚款。然而,与香港市场的情况相比,香港市场必须吐出尽可能多的东西,甚至吐出更多的东西。特别是与美国颁布《证券法》后对金融欺诈者处以20至25年监禁的严厉处罚以及500万美元的罚款相比。在市场操纵、股价操纵和内幕交易方面,虽然处罚比虚假上市和违规写信的处罚稍重,但存在的问题,如虚假陈述,是投资者别无选择,只能起诉,别无选择。《萨班斯法案》修订草案中提出的代表人诉讼法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利益受损的投资者维护自身权利。然而,这种方法能否与世界上已被证明在实施效率方面有效的集体诉讼相比较,显然还需要在实践中进行检验。提高非法成本,降低投资者保护自身权利的难度,是修订后的《证券法》的正确含义。如果民事诉讼法、行政仲裁法等相关法律不同步修改或相应的司法解释不同步,证券侵权民事赔偿诉讼中一直存在的诉讼成本高、证据获取困难、索赔效率低等问题很可能不会在短期内得到根本改善。

《证券法》3审查员吸取了非政府和专业人士的意见,设立了“投资者保护”一章,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立法者维护投资者利益的决心。第四,在审查手稿的这个方面可能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证券法》应该体现的投资者价值的维持并不是孤立的。它不仅离不开公平有效的市场环境,还需要寻找

从《证券法》法颁布实施20年来的实践来看,尽管为了弥补《证券法》法不到位的缺陷,中国证监会及相关方面先后修订或补充了新股发行与信息披露、公司治理、退市机制、投资者保护等方面的一些制度性规定。然而,仍然有十个缺陷和九个缺陷。在中国证券市场整体定位没有真正调整融资和投资回报的情况下,市场监管没有完全理顺人治与法治的关系,整体市场改革的推进不能一步到位地与市场化的国际标准接轨, 期望《证券法》修正案在标准化、完整性和创新方面一步到位显然是不现实的,期望过高的投资者保护期望甚至是不现实的。 唯一的希望是法律的完善和完善以及法治的实施能够与时俱进,与改革开放同步。

这篇文章来自金融投资新闻

http://m.sasha.h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