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两会代表委员热议:择校热“高烧”如何降温

NPC、CPPCC前夕,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审计署联合发布通知,提出了控制义务教育阶段乱收费的八项措施,并以“经过三到五年的努力,大力缓解义务教育阶段乱收费现象,使义务教育阶段乱收费不再成为群众反映的一大问题”为工作目标。

会议外的微观调查

聂女士,一名在北京工作的工薪族,去年创下了一项晚宴记录:她自掏腰包为一顿饭支付了1万元。

这“疯狂的一餐”不是人类的一餐,而是真正的庆功宴:她儿子在初三激烈的竞争中“非常出色”,带着自己的成绩去了北京一所着名的中学。然而,聂女士最初准备了20万元来管理学校选拔过程中需要考虑的各种关系。然而,她的儿子是根据她的成绩直接被录取的。聂女士存了20万元。她兴高采烈,立即决定邀请朋友们大吃一顿,并“特别选择高档餐厅”。

现在我想到一万元的“疯狂大餐”,聂女士的兴奋还没有结束,但她有时觉得自己的兴奋有点黑色幽默:“教育公平属于政府应该保护的公民权利,但现在要去一所好学校需要很多钱。这公平吗?”

代表成员原声

CPPCC国家委员会委员葛建平:我们应该从教师的分配开始。

虽然许多城市采取了积极措施,促进城市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积极解决择校问题,但择校现象至今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反而呈上升趋势。这表明仅仅这些措施远远不够。他们还没有抓住选学校这个难题的症结。

选择学校的根源在于缺乏高质量的教育资源。教师在调查家长选择学校的动机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许多家长认为现在选择学校的是老师。当然,学校的硬件设施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有好老师。

优质学校积累多年,资源丰富,待遇优厚。他们深受地方政府和家长的青睐,形成了吸纳和培养高素质教师的良性机制。高质量学校的年轻教师比薄弱学校的年轻教师有更多的学习和锻炼机会,教育和教学水平迅速提高。

与高质量学校相比,薄弱学校不受政府部门重视,也不受社会青睐。教师工资不高,工作压力大,接受高水平培训和教学研究活动的机会相对较少。不仅难以招募优秀人才,就连现有的优秀教师也难免心不在焉,“身在曹营,心在汉”。一些校长动情地说:“我们学校的老师一个接一个地成长起来,学校已经成为骨干教师的预备营。”

要引导优质教育资源合理流向薄弱学校,政府必须从教师配置的源头入手,大幅缩小优质学校与薄弱学校之间的差距。

首先,应建立优质学校和薄弱学校校长定期轮换和交流制度,逐步缩小学校之间的管理水平差距。好校长是好学校。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校长是关键,教师是基础,物质条件是保障。

第二,制定相关政策,有效控制优秀教师的无序和单向流动。优秀教师的选拔将优先满足农村薄弱学校的需求,并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农村教师的进一步培训和提高机会。

第二,创新农村教师补充制度。鼓励优秀高中毕业生申请师范专业,建立吸引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农村任教的长效机制,完善教师培训体系。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左东陵:我们可以

选择学校将不可避免地损害教育的公平性。义务教育阶段政府资助的公立学校应保障大多数公民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主要发挥“覆盖底层”的作用,确保社会最基本、最公平。当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缩小校际教育条件和水平之间的差距,实现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时,可以尝试建立渠道,满足那些负担得起高成本、愿意接受高质量教育的家庭的需求。

如果有这样一所学校,与最好的公立学校相比,它的班级规模更小,教师更强,硬件设施更现代化,教学质量更高。中学三年后,只需10万元,10万元将透明合理地收取,家长们会放心地消费。那么对于一些家长来说,他们肯定会愿意选择这所学校。当这部分学生分开时,公立学校的“底部覆盖”性质也将更容易得到反映。

在目前的国情下,几乎所有这样的学校都是由人民建立的。这需要进一步改善民办教育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使民办教育能够更好地满足多样化的社会教育需求。

[地方探索]

格尔木学校的软硬件是“一碗水”和“断平”

“这里的学校只有远近之分,好坏不分。”说起青海省格尔木市的中小学,市教育局局长王庆亮充满信心。

格尔木市率先加大义务教育投入,改革薄弱学校。据不完全统计,从2008年到2010年,格尔木在中小学硬件改造上花费了10亿元。作为一系列投资的结果,格尔木市城乡小学的硬件设施几乎完全相同,所有必要的设备和器材都不会分崩离析。

对于一所好的学校来说,校园设施的完善只是打好基础,教师是家长和学生关心的焦点。从2007年起,格尔木开始加大对优秀教师的激励力度,加强教师培训,邀请名师授课,组织教师参加校本培训、网上培训和省外重点机构培训。建立了城乡教师流动机制。教师每年按比例组织一定数量的交流,以保证教师的合理流动,促进教师资源的均衡配置。

格尔木第八中学位于郊区,属于一所农村学校。它的学生主要来自外籍人员的家庭,他们租用土地并在附近的农场工作。改革前,学生们输得很惨。校长范兴刚说:“在过去,只看学校的条件,我们不能让学生远离富裕家庭。所有能去城市的人都去了城市。现在学校和城市学校一样,老师在不断提高,学生也在逐渐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