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雨润食品百亿项目荒5年激进扩张被指为地产储备土地

债务危机中,旗下有雨润食品和中央商城两家上市公司的雨润集团,在武汉黄陂投资了近100亿元,分别是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和全球花卉采购中心。五年后,它几乎被遗弃了。

这里的战斗只是雨润集团自2010年发布“三三”发展战略以来在全国疯狂扩张的一个典型失败例子。

五年前,雨润迁至武汉市黄陂区,投资91.5亿元,建设3800亩“肉制品深加工”和“花都”项目。

2016年3月30日,长江商报记者走访上述两个项目,发现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大门杂草丛生,已经关闭。虽然项目第一阶段的车间已经完工,但周围是荒地,尚未投产。“花都”项目投资88亿元建设超大型全球花卉采购中心,但尚未启动,规划方案已经两次被推翻。

记者了解到,这两大投资项目源于“三三三”战略。该战略建议在全国许多城市建立全球采购中心、物流配送中心和农副产品种植养殖生产基地。

然而,2015年3月23日,雨润集团董事长朱蔡邑被置于监视之下。此前,曾经大规模扩张的雨润,一步步滑入债务危机的漩涡。在债务危机的背后,雨润激进扩张模式的幻影闪过。

3月30日,细雨霏霏,在荒地建起了被杂草包围的食品厂。长江商报记者来到黄陂区汉口北路。他们在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位于东一号的门口看到厂区空无一人,伸缩门关闭,大门两侧的保安室空无一人。透过玻璃,我们可以看到房间甚至没有配备办公设施。贴在保安室外墙上的一张写着“闲人不得入内”的纸被雨水浸湿了。

“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前面的空地上杂草丛生。一栋灰色和白色瓷砖的建筑正对着公司的大门。建筑物前后的大片土地被墙壁包围,墙壁上还覆盖着油菜花、杂草、矮树等。看不见任何人进出。

上午10点左右,一辆运钞车停在门口,叫公司里的人去取快车。几分钟后,一个骑着电动车的男人出现在伸缩门前。这名男子告诉记者,工厂已经基本完工,目前还没有开始生产,但一些管理人员仍然留在后面。生产可能在年底前开始,以集团发布的所有信息为主要来源

匆忙回答了几句后,那人关上伸缩门,登上电动车,消失在办公楼后面。

五年前,2011年5月10日,朱蔡邑乘坐私人飞机出现在黄陂。武汉雨润肉类加工项目正式进入公众视线?O钅客蹲?3.5亿元,建成后每年可生产3万吨高档肉制品,预计年销售额9亿元。

两个多月后,7月29日,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深加工车间及附属项目破土动工。如今,被监视了一年的朱蔡邑仍然犹豫不决,武汉长江雨润食品有限公司一期工程也站在一片荒地上。

“花都”全球花卉中心已经5年没有开业了。

除武汉雨润肉制品深加工项目外,还有投资88亿元的花都项目。3月30日,记者从黄陂区台湾农民创业园管理委员会获悉,该项目尚未启动。

"据说是花都项目,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理这个项目。"据黄陂区台湾农民创业园相关负责人介绍,雨润提出了两个规划方案,但都没有通过。

第一个计划是以武汉为中心,建设一个集研发、贸易、物流等功能于一体的超大型全球花卉采购中心。

采购中心的商业配套设施包括

2011年,当花都项目位于黄陂时,雨润也宣布雨润花都项目将在3-5年内全面投入运营。预计实现年营业额300亿元,利税10亿元,进出口5亿美元,利税10亿元,直接就业5万人,相关行业就业15万人。肉制品深加工项目利税3000万元,可增加1500个岗位。

到目前为止,花都项目还没有启动。上述负责人强调,当时与雨润签订了意向协议,达成了意向,但没有签订合同。清明节后,黄陂区政府将与雨润高级官员就这两个项目的运作进行沟通负责人说。

为什么黄陂工程延期了?分析师认为,雨润最大的问题在于,实际控制人朱蔡邑因配合调查而无法管理公司。“雨润集团非常个人化,朱蔡邑对公司的发展角色拥有最大的控制权。尽管雨润最新年度报告称,朱蔡邑的调查不会影响该公司的运营,但事实上,自朱蔡邑的调查以来,雨润不仅主营肉类业务业绩大幅下滑,而且还频繁关闭了许多房地产项目。此外,雨润的部分债务融资往往处于违约边缘。”chansons Capital执行董事沈梦表示,朱蔡邑的调查导致现金流不稳定和资金链紧张。

激进扩张被称为房地产业务的“储备”土地。

雨润在武汉的项目开发可能是目前整个雨润集团的缩影。

除武汉外,在沈阳、漯河、石家庄、徐州、长春等地,雨润以农副产品集散地和农产品全球采购中心的名义获得了大量的规划用地,还有大片的住宅和商业区。

2010年,雨润集团宣布“三三三”发展战略,即在30个省会城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种植养殖生产基地,在300个地级市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物流支撑中心,在3000个县建设雨润农副产品种植养殖生产基地。

据公开报道,青岛雨润国际物流中心项目占地约1400亩,总投资约60亿元。该项目包括科技金融中心,由两座100多米长的办公大楼、一座计划投资16亿元的五星级酒店、一座计划投资32亿元的高档住宅区组成。

此外,还有规划建筑面积160多公顷、总建筑面积314万平方米的中山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规划总投资约80亿元、建筑面积约300万平方米的雨润(徐州)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

根据信用评级机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无形资产占公司总资产的很大比例,主要分布在二线城市和三线、四线城市的偏远地区。截至2015年9月,雨润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无形资产合计112亿元,占总资产的73.66%。

中国国债信用(China National Debt Credit)表示,雨润的债务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主营业务的激进扩张或“躲在幕后”,即为“雨润部门”房地产业务提供了大量的土地资源,相关方占用大量资金,因此还款风险很大。然而,这并不排除“雨润部门”出售房地产资产为该公司提供财务支持的可能性。

大型跨境房地产输给双汇,专注于主营业务。

在债务危机下,雨润食品日子不好过。雨润食品在2016年3月30日发布的年度报告中,亏损30亿港元无疑让情况变得更糟。

年度报告显示

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05年上市以来,在10年年报中,雨润食品在10年内共收到约40.93亿港元的政府补贴,而该公司同期净利润为88.26亿港元,累计补贴占净利润总额的46.38%。2012年,该公司亏损6.05亿港元,并获得8.87亿港元的政府补贴。

据了解,雨润的政府补贴主要包括三个部分:第一,并购项目补贴。雨润的投入包括土地付款、购买厂房和设备等。屠宰场开工建设后,地方政府承担部分土地成本并给予补贴。二是地方政府支付的农业产业化扶持基金。第三,地方税收优惠和优惠贷款。

与雨润食品相比,同样是肉制品加工公司的双汇2015年净利润为39.3亿元,比2014年的37.4亿元增长了4.9%。2013年,双汇扣除非盈利后的净利润为36.4亿元,表明近年来双汇的利润一直在逐步增加。

与雨润和双汇相比,分析师表示雨润参与了主要肉类行业之外的大规模房地产开发,也就是说,它跨越了两个严重萧条的荒野地区,肉类的下滑与房地产相比微不足道。

冬天,碰到这食材我必买100斤,1元6斤,简单蒸一蒸,全家都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