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十大新造车丨年关将至,零跑面临资质与资金难关,能否顺利交付?

许多年后,当我们回顾2018年中国的汽车工业时,汽车制造业闪亮的新力量肯定会成为今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注脚。今年,许多公司的产品最终从平台概念转向大规模生产和上市。而其他人仍忙于展示概念车和发布全新品牌。

逝去的人不会抗议,而到来的人会跟随。虽然人们依稀看到了胜利和失败,但来年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因此,在今年的最后一个月,将根据新车交付的顺序对2018年的1亿辆欧洲汽车进行整理和统计,并预测其在未来一年的发展前景。

33,354零跑汽车,新的汽车制造力量之一

零跑汽车,来自浙江零跑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智能电动车企业,也是众多新的汽车制造集团之一。该公司于2015年萌芽,并于2017年正式成立。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滨江高新开发区,由浙江大华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主要创始人共同投资设立。其主要业务范围涵盖全车设计、智能电动车研发制造、智能驾驶、电机控制、电池系统开发、基于云计算的车辆联网解决方案。

说到零跑,我不得不提到背后的“金爸爸”大华。浙江大华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是世界第二大安保公司。主要经营安防视频监控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还涉及虚拟现实/虚拟现实、智能汽车电子、智能交通电子等产品。

大华汽车电子新业务部成立于2015年初,是零跑汽车孵化的雏形。2017年1月,浙江零润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同年3月,大华正式分享零运营汽车品牌,并成为另一个跨国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团队。可以说,大华为智能汽车业务和产品零跑的诞生提供了基础。

如果新的汽车制造企业分为互联网汽车制造、传统汽车制造、跨境汽车制造等类型,零跑应该属于跨境汽车制造中的“信息技术汽车制造”。80%的创始团队成员来自信息技术行业。朱姜明,生于1967年,是大华公司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曾担任大化公司副董事长、杭州摩托罗拉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兼总经理,现任零运行电机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

除了朱姜明之外,零跑的创始团队还包括:副总裁徐伟,大华公司前R&D董事;拥有多年金融公司管理经验的董事长冼俊强,曾在快车代理、安盛黄金服务等多家企业设立海洋大学硕士学位。副总裁赵刚曾担任华为海外业务总监和用户经理。

第一款S01将很快交付

不同于大多数新动力品牌的“SUV第一”布局,零跑(Zero Run)下的第一款是在其S平台上建造的二门四座电动轿跑车S01,将于2017年11月正式发布,预计补贴前成本不到20万元。根据计划,今年6月,S01将首次预售,10月完成整体试装,并于明年第一季度开始逐步交货。

从外观角度来看,S01是动态和时尚的。车身尺寸分别为4075×1760×1380毫米和轴距为2500毫米。在功率方面,零运行S01配备了自己开发的赫拉克剌斯电力驱动系统,最大功率为125千瓦,100公里加速为6.9秒。S01中使用的三元锂电池容量为35.64千瓦时,最大射程为360公里。

在智能互联网连接和自动驾驶方面,S01将具有无钥匙进入、面部识别、自动启动、自动停车、应用程序调用等功能。此外,零润与大华有限公司联合开发的首个国产人工智能自驱动芯片凌鑫01具备深入学习人工智能的能力,实际车辆测试将于2019年第二季度进行。根据零运行自动驾驶发展图,S01目前已经达到2.5级自动驾驶能力,可以上升

零跑(Zero Run)有三个平台,S、T和C,2019年,除了交付S平台轿车S01外,预计还将在另外两个平台下分别打造A00电动汽车和电动跨界SUV车型,将于第二季度发布。在今年9月举行的全球新能源汽车创新大会上,朱姜明在讲话中表示:“三年来,我们开发了三个汽车平台,我们还建立了一个开发三种产品的项目,其中一种将于明年推出,两种将于明年推出,另外两种将紧随其后。未来3年,我们将推出基于3个平台的5款汽车,涵盖从A0到A00和A”等各种尺寸的产品。根据计划,浙江金华工厂的建设和启动将于2018年完成,大规模生产将于明年第一季度开始。

财务状况和资质问题

自成立以来,ZZC分别于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发布了三次融资新闻。主要投资者是大华股份、红杉资本、上海电气等企业和个人。

虽然据发言人说,公司已经完成了20亿元的融资。然而,据媒体报道,大华股份今年11月13日发布的公告显示,零跑汽车A-1的实际融资额仅为7.61亿元。此次融资包括7家投资企业和个人,即:上海电气香港、邢正投资、凤凰城、宁波红杉、宁波华凌投资、杭州新图科技和陈金霞。其中,沪电香港投资5亿元,华凌投资1亿元,邢正各投资5000万元,宁波红杉、新图科技投资1000万元,凤凰投资100万元。此次增资完成后,大华在零跑汽车公司的持股比例从18.39%降至16.32%。此外,据财务报告显示,2017年,零润汽车公司的收入为59,500元,亏损1.47亿元。2018年1月至9月,收入404,600元,亏损1.69亿元。

零运行官员没有澄清对融资数据的怀疑,公司面临的障碍不仅仅是这些。除了资金,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没有获得生产资格。在这方面,虽然朱姜明表示,今年年初以来,ZZC一直在努力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的资格,但也在与3、4家汽车公司联系,寻求OEM合作。然而,随着这一年接近尾声,仍然没有关于资质和合同制造的消息。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对新能源汽车的准入门槛不断提高,导致许多企业在获得生产资质方面面临障碍。如果资质问题推迟,肯定会影响明年第一季度的顺利交付。

成为汽车行业的“华为”,目标是首次公开募股

新的力量已经从概念发展到实战。目前,许多企业仍然面临着技术、供应商、生产能力和交货等问题。零跑副总裁赵刚曾经说过,他想把零跑变成“汽车行业的华为”,主要是指零跑是中国少数几个标榜积极研发、拥有独立研发平台、三大电气技术、零部件等能力的新车制造商之一。朱姜明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零点运行也将计划未来的首次公开募股,但它将在国内还是海外上市仍不确定。

在技术方面,零点运行自主开发的BMS动力电池管理系统采用一次性低压铝压铸技术,满足轻量化要求。除了电池管理系统之外,零跑汽车的一系列电子元件也有独立研发的能力,并与全球供应商合作,根据具体要求提出更有利的加工方案,从移动互联设备到自动驾驶技术。一些合作伙伴包括与英飞凌开发核心电子元件,与万向制造全框架和底盘,与福耀制造汽车玻璃,与佛吉亚讨论智能解决方案。

就制造而言,零排量汽车是在自建工厂模式下制造的。目前,金华正在建设一个投资26亿元的制造基地。

在营销和服务方面,零跑副总裁赵刚表示:“与传统汽车行业的离线模式不同,零跑将为客户提供嵌入式场景体验,例如在汽车城设立体检店和服务中心,在社区设立维修点等。为顾客提供方便。此外,在购买和使用零排量汽车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客户将享受到更加高效和智能的体验。通过Leap-Link自己的系统,客户可以获得在线和离线体验。推广销售服务网络有几个步骤。第一阶段将重点关注一线城市和长三角地区,第二阶段将逐步覆盖新的一线城市,第三阶段将辐射到二线、三线和四线城市。”

2018年是新动力制造并交付汽车的第一年。许多品牌的首批产品已经陆续登陆。面对越来越多的合资品牌价格调查、自主品牌技术升级、政府补贴新能源汽车退出斜坡等因素,留给新生力量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小,时间越来越短。

明年第一季度交付的零排放汽车的距离越来越近。虽然从表面上看,汽车采购营销和服务模式的道路已经铺好,自主开发的产品和技术已经准备好,但资质实施的滞后和引起外界质疑的资金链问题都是“零运行”中需要解决的问题。这辆双门电动轿车能按时着陆吗?消费者能买到他们期望的那么多吗?零跑品牌能否大踏步获得长期发展?随着2019年的到来,答案将很快公布。